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柏林 1976 – 刻录时光 blog archives for January, 2007.

Recent Comments

  • Bolin: sa la hei yo sweet heart.
  • MarlaG: Hey,who here thinks the Zerg in starcraft 2 are rediculously hard to play with ?I mean come...
  • FoxHole80: Does anyone know a good place for zerg build orders ? With timing and indepth explanations ? Thanks
  • 文晓: 情在不能醒
  • edge sanders: Just watched that show for the second time. No kidding I was really rather suprised. My girlfriend...
  • 朋友你好: 学习了,欢迎回访
  • 控制搜索排名的技术: 写的不错,以后经常过来看看!一起加油!

Archive for January, 2007

黄昏与夜

January 16, 2007 @ 12:54 pm
posted by Bolin
Corona起风了,而且风很大,一直吹到黄昏,然后吹到夜里。
黄昏时,我看见一段树枝被风折断,因为风大,难以落下,便飘出很远。路上的车行驶在尘雾中,感觉像在行走时鞋里掉入一颗不大不小的石子,使人移步艰难。
风终于吹到了夜里,在这样深的暗夜,思想像窗外的星,闪耀不停,而终究还是没能理出怎样的头绪。我看到窗外有几盏别家的灯依然亮着,有明的,有暗的。我感到了些许的安慰,终于在这暗夜里有几盏亮着的灯,还有几个像我一样不眠的人。
夜是孤独而善变的,有时美丽,让人无端的觉得浪漫。有时则狰狞,像一个大的鬼影,罩着人的全身。
我想,夜加与人的恐惧是人无端的悲哀。倘若心情极好,就算夜有急风,有骤雨,有雷的巨响,也还是能一笑置之的,而这往往是人的弱点。又即若夜是美的,无风无雨,无有一切凄凉,而人想到悲哀处终究还要黯然泪下。
此刻的夜像一位老者,而风是他的故事。
夜是大而深的帷幕,是深沉的梦乡。我想象着一切关于她的美,慢步到窗前。
我静静的站着,感觉着,望着窗外深而暗的夜,没有说话。

人生若只如初见 (转)

January 5, 2007 @ 4:14 pm
posted by Bolin

    受人之托,为千里之遥的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先生,寻找昔日的女同学。消息辗转而来,我先是感动了,我一定要把这份穿越了时空的真挚情愫传达。我无数次的怀想,他们之间的故事,为什么要让这重逢发生在暮年呢?这真像是一场梦,但它却真实的不是梦。

    我打电话询问了人事部一位资深的人,只可惜,迟了,太迟了。十年前,她就瘫痪在床,现已经痴呆,早就不能言语了。恍惚间,我兴奋的情绪还未及呼出,手中将要绽放的花朵便忽然停顿,在我的眼中凋零。我的思维出现了片刻的混乱,好像为了一个诺言的夭折,遗憾着,感伤着,忍不住,喃喃自语,想不到竟是一个电话也不能交流了,我想象中的两位老人重逢的那份欣喜再也不会存在了。他留下的电话号码和地址,在我手中顷刻也失去了意义。

接下来,我心生踌躇,我是否该把这样一个消息传递,传递给心心念念盼望的千里之外的老人呢?我索要了她家的电话号码,并把她的近况如实告诉了同我问消息的人。这场天意的告白,不知道带给一位老人的将是怎样的惦念和遗憾?不知道安放在记忆深处的那个美丽的背影,是否会在今夜,在梦的边缘苏醒?

后来,我听年长的人说,她的家乡也在南方,她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名牌大学生,因为家庭成分不好,参加工作时就是右派。后来因为精神不太好,不到五十岁就病休了。他们都是那段蹉跎岁月的牺牲品。

曾经在很多的文学作品里,读到过这样的故事,却远没有生活中的感受来的这样真切。想,在那样一个混乱的年代,爱情要坚守心灵的忠诚太难了,生活的极度深寒,太需要真实的温暖了。命运之手,轻易就将人生的轨迹改变。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这是一句太怅惘的感慨,然而,谁又能否认初遇时的美好呢。初见时,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定格在眷恋的梦里,熠熠生辉。

也许会在某一个月夜,沿着梦的踪迹,再巡回到从前的路;也许隔着苍茫的时光,他一直都记得她的灼灼光华,如花容颜。

界面

January 3, 2007 @ 7:54 pm
posted by Bolin
Just made an interface, you can call it whatever.
Interf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