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柏林 1976 – 刻录时光 blog archives for July, 2007.

Recent Comments

  • Bolin: sa la hei yo sweet heart.
  • MarlaG: Hey,who here thinks the Zerg in starcraft 2 are rediculously hard to play with ?I mean come...
  • FoxHole80: Does anyone know a good place for zerg build orders ? With timing and indepth explanations ? Thanks
  • 文晓: 情在不能醒
  • edge sanders: Just watched that show for the second time. No kidding I was really rather suprised. My girlfriend...
  • 朋友你好: 学习了,欢迎回访
  • 控制搜索排名的技术: 写的不错,以后经常过来看看!一起加油!

Archive for July, 2007

剪爱

July 11, 2007 @ 9:10 pm
posted by Bolin

有没有一种剪子,可以随时将爱剪断。然后一身轻松的继续向前走,不用皱一下眉头。如果有,那一定会被标上天价,你得用汗用血用掏干了的心和肺去换取。
自己不是神仙,造不出那种剪子;自己也不是富翁,付不起那价钱。那怎么办呢,该剪的时候还是得剪。再冷漠的人,也不可能没有情的负债。一路走了这么久,总会有剪不断理还乱的种种情思。岁月夺去的亲情,背叛了的友情,撕裂了的爱情,无可奈何的同情。没有哪一样我们可以信手拈来,信手挥去。只能背负着走。有时会想小心翼翼地逃走,可是即使是卸下了包袱,也卸不下肩膀上习惯了的负重的感觉,也抹不掉皮肤上印下的肿胀的痕迹。
很久以前看过的电视剧里,有两个令我难忘的镜头。一个是女主角背对着不爱自己的爱人,对自己说,“只有勇于放弃不属与你的东西,才会有幸福。” 另外一个是女主角望着远去的不属于自己的爱人的背影,抽搐地默念着,“最大的痛苦莫过于面对自己的所爱,但却不能。” 那时小小年纪的我,对感情单纯而懵恫,无法体会里面的个中涵义。只是看着那两位女主角悲沏凝重的表情,忽然觉得这一定会在哪一天也成为我人生的哲言。结果不幸言中,这哲言的犀利象箭一样,频频地射向我身体的每一个部位,直到我将近体无完肤,还是无力拿起这哲言的盾牌,为自己挡一挡疼。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