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the 流金岁月 category.

Recent Comments

  • Bolin: sa la hei yo sweet heart.
  • MarlaG: Hey,who here thinks the Zerg in starcraft 2 are rediculously hard to play with ?I mean come...
  • FoxHole80: Does anyone know a good place for zerg build orders ? With timing and indepth explanations ? Thanks
  • 文晓: 情在不能醒
  • edge sanders: Just watched that show for the second time. No kidding I was really rather suprised. My girlfriend...
  • 朋友你好: 学习了,欢迎回访
  • 控制搜索排名的技术: 写的不错,以后经常过来看看!一起加油!

Archive for the ‘流金岁月’ Category

老狼 – 《北京的冬天》

July 17, 2008 @ 12:52 am
posted by Bolin

1995年一个冬天的深夜,老狼在《恋恋风尘》里说:我们有没有可能回到从前,你给了我很多快乐,我想为你做些事。 在夜深的时候和你在一起,分享一杯清水和一种声音。2007年的冬天,一样是夜深的时候,老狼在他的新专辑《北京的冬天》里用他依然感人的声音诠释了恋恋风尘之后北京冬天里的平和与恬淡。曾经的那一杯清水和那一种声音依旧存在于我们和老狼之间。
《北京的冬天》虽然是这张专辑里的主打,不过我觉得还是《想把我唱给你听》比较好听。岁月里总是有太多热烈的期待,太多期待以后令人不舍的怀念,也有太多需要聆听的心灵。感谢老狼在12年后在北京的冬天里再一次真实的呈现他的声音所蕴含的魅力与感动。

 

朋友后会有期

March 30, 2008 @ 1:23 am
posted by Bolin

今晚就要离开LA回到中国。晚间在家找国内朋友的电话,无意间找到几封2000年我和老姜(我在大连的同学)的几封信件。仔细看了一遍,觉得好笑又有点感伤,那个年代里的我们真的很可爱。老姜在信里有句话很经典:“OICQ是什么?是网上传呼吗?如果是,网上有很多下载。HACKER是什么?喂,以后来信尽量说明白些,不然总显得我很菜”。LMAO 😛

在大连上学那会儿我跟老姜经常在校园门口的酒馆儿里喝酒,基本上是每次一人八瓶,后来我给他起个外号叫“姜八瓶儿”。前几天给老姜打电话,我问他:“现在还能喝八瓶吗”?老姜的回答是否定的。好朋友总是后会有期。就要见到他了,我想等我到了大连一定再去东财门口的酒馆儿跟他喝喝酒,找找从前的感觉。

我们再也回不到那个纯真的年代了,把我和老姜的这几封信放在这,就当作我们的友情纪念。

————————————————————————————————————————————————————————–

柏林:
    我有好久没有看我的信箱了,收到你的信让我很惊喜,看了你的信又让我觉得莫名的伤感,你在他乡还好吗?
    上一次你给我发来了一百多封邮件,其中的一封带有病毒,电视都有报道过,这种病毒在我上网时,其发明者有可能侵入我的电脑,杀毒盘不好使,最后重装了系统才消除。
    我目前在大连的一所电脑培训学校(雅奇)学习编程,学期一年,我打算后半生从事与计算机相关的行业,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感觉是——真他妈累!而且,感觉学无止境,要想做一个好程序员首先要有一个好脑瓜,另外,还要付出极大的努力!
    下次再见面时:“HELLO!菜鸟/?!·#¥%……—*()”
    也许因为知道了你现在已经远在地球的另一边,越发的感觉想你!担心你!想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担心你泡洋妞泡出病来!唉!对了,为了泡妞你也应该学好ENGLISH,对吧?
    真的好想你!心里觉得挺难受!
    利用INTERNET,我们可以在网上聊天,通电话,(很想听到你的声音),你再买一个扫描仪,把你的近照寄来,如何?
    我会常给你去信!
    你也要常来信!
    我喝的差不多了,十二点多了,睡了………………………
    又看了一遍你的信,你的电脑配置很差劲!白送给我都不要,(眼睛有点红)……………………要不我添点钱,咱俩换吧。
 
                              BYE!
 
                                                           JIANGYU
                                                          2000.03.01   

————————————————————————————————————————————————————————–

老姜:
你好吗?
我说,你是脑痴吗?怎么不用我在美国的地址给我发信。我在这边上163的邮局实在是太慢了。我今天和我的女朋友用OICQ聊天,我让她替我查我的163信箱,才知道你给我发信了。我现在很激动,真的。我以前给你发了很多E,都没有回信,我以为你取消了163的信箱。走的时侯也没给你打电话,我忘了你的电话。可是前几天我让沈阳的朋友给你打传呼,你和他联系上了吗?我真是有太多话想跟你说,让我慢慢来,OK?我很想念你,真的。刚才,我还和她说,想起你就让我想起了我在大连的一切,她说我很怀旧。我和她说我跟老姜经常在学校门口的小酒馆里喝酒,经常会喝到流出眼泪。那个时侯,每天黄昏学校门口总有许多学生来来往往,我还记得。

 

你说你现在在学程序,真的很不错,你还要后半生都要从事它,很好。我在美国也打算学计算机,在未来的几十年里计算机还很有潜力。来这边有两个多月了,还不是很熟悉。“加洲音乐,加洲阳光”,真的名不虚传。加洲的阳光是很有名的。无论你身在何处,总会感受到那无处不在的阳光,这感觉真好。特别是开车的时侯,干静的马路,高耸的椰子树,还有从车窗射入的暖暖的阳光。你要是也能在这该多好。你有没有打算出来,或许我可以帮你,真的。(你是我的挚友)。

 

刚来这边,有很多困难。首先是语言,还有很多生活上的方式,人际上的方式。很多道路还不熟悉。不过,慢慢来吧,总会好的。现在在美国很缺计算机方面的人材,如果拿到一个好的学位,找一个好的公司,年薪大概要7,8万美金。不过,我想,你学计算机应该不错,你是学理科的嘛。对了,你说学计算机要用很多数学吗?记得来信时一定别忘了告诉我,写的详细点儿。

 

你的电脑现在学的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可教我的?你现在会HACKER了吗?

我有很多想法,你知道,比如搞电影,可是现在看来似乎太遥远了,不是吗?你现在有工作吗?我时常会想起在大连,和你,和那些朋友们在一起的日子,特别是在这边。不知道为什么?在大连的那些生活好像是我记忆中最重要的部分。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我在想你家中的摆设,是那样清晰,还有我打开阳台门的时侯从外面吹进的清凉的风,还有你因为酒的作用而微红的脸,还有我们曾一起唱过的那些歌,还有,还有……还有我会想起很多。还记得“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吗?“那些日子里你总说起的女孩,是否送了你她的发带。你说每当你回头看夕阳红,每当你又听到晚钟,从前的点点滴滴会涌起,在你来不及难过的心里”。我真想再能回到那些往事,而我必须忍耐这艰难烦琐,这感觉幸福并且疼痛。

 

不说这些了,要不,我要哭了。对了,你有没有什么像ICQ这样的软件,它可以把在世界任何地方的人连起来。比如说,我在上网,你也在上网,可是彼此都不知道。ICQ就可以把你我连起来,这个软件安装完以后要注册一下,很简单的。它会提示你怎么做。一定要上网注册。注册完它会分配给你一个号码,如果我也有这个软件,我就能用这个号码把你添加到我的ICQ里面,当然,你也要把我添加到你的ICQ里才行。如果都添加完来,对方上网就能知道,然后就可以用里面的功能进行谈话。我现在用的是OICQ,是中国人写的软件,很不错,都是中文的,很容易懂。这个装完也要注册的,我的号码是2948783。我给你发一个过去,你注册完以后,我们就不用发E这么麻烦了。你可以用它给我发信息,就算我不上网也没事,只要一上网马上就能收到。它还能点对点的谈话,当然是打文字。不过,也可以用它打电话。你赶快装吧。装完我们要想联系就方便多了。

 

就写到这吧,阿姨的身体还好吗?给全家代好,祝全家平安,快乐!!!!

————————————————————————————————————————————————————————–

柏林:
   
说真的,我确实不知道你现在的伊妹儿地址,在哪里能看到?我现在用的是“回复作者”,不知能否成功,下次明白告诉我。
   
OICQ是什么?是网上传呼吗?如果是,网上有很多下载。HACKER是什么?喂,以后来信尽量说明白些,不然总显得我很菜。
   
今天是一个比较特殊的日子,3月18日,台湾大选的日子,最近两岸关系紧张,究竟哪一位当选,决定了战争还是和平,不幸的是主张台独的陈水扁当选,所以,有很大的可能性,我们面临着战争!中共不会放弃台湾,不可能的,中国不是伊拉克也不是科索沃,如果美国一定要用武力保卫台湾的话,那将是另一次世界大战。不晓得你现在是美国人还是中国人,不过作为一个中国人的我,觉得有点紧张。中国要强大起来,一定要强大起来!这年头靠实力说话,时间长了,你在美国,一定体会更深。
   
另外,今天从九点钟开始,上不去网,十点多再上,上去了,不到十分钟又掉线了,再上,又上不去了,三封新邮件只收到了两封,正在给你回信,等一会儿再上网看看情况如何。这都是以为,这个特殊的日子,上网的人太多了!
   
你也想学计算机?很好!你有这方面的天赋,不过也有一些不足。天赋是指你喜欢电脑,学的也很快(比我强多了);不足是指:你的数学基础比较差,这还不是关键,重要的是,想从事计算机行业,要对它有更深入的了解,编程是最基础的,而要学会编程,就我的体会,你我目前的状态下,必须付出前所未有的努力。注意!是“前所未有”!而且,你尽了自己的最大努力,也不可能做到最好,从事这一行业的的高级人才都是高智商的,打个比方,再给你五年时间,你也不可能考上清华,再给你十年时间,你也不会成为一个黑客受到追捕或者在全世界的某一天因为你编写的病毒有几十万台的电脑不敢开机而同时有上千的高手在绞尽脑汁破解。
   
有点灰心吧,没关系,我们做不到最好没关系,重要的是要做到自己的最好!在哪里看到一句话,是争论软件的盗版问题,“我也是一个程序员,也许我永远都是一个九流的程序员,但我希望别人尊重我的工作!”我看到的时候很感动,因为我也许尽最大的努力,也只能是一个像他一样的程序员!
   
另外,在你学习编程之后,你会发现你要学习的东西是学不完的,但是,如果你有天赋,你会找到适合你的那一方面,譬如,你喜欢游戏,在你有了编程能力的基础上,你的任何对游戏的设想都可能成为全世界的流行!
   
如果你要学习编程,必须要学好数学,在我现在的班级里,基本上是数学基础好的学的比较快,用的都是高中的数学知识,还没有用到高等数学。学一门语言并不难,难的是对同一问题的巧妙算法,即数学知识。譬如,解决同一问题,不同人的思路绝对是不一样的,你也可以做到,但你也许看不懂其他人对同一问题的编程代码,而不同的算法在处理大批量的工作时的效率是有很大差距的,真他妈的累!
   
我的感觉是:你最大的困难在于,你的性格决定了你难于像一个书呆子一样长时间的把全部精力投入某项比较枯燥的工作。你可以试试VB(一种可视的程序设计,比较直观),这种语言的优点是,短时间内可以让你有成就感,可以发挥你的创造力。但要做好,哈哈,DO YOUR BEST!
   
真羡慕你的“加洲音乐,加洲阳光”!想象你在阳光大道上驾车疾弛,哇!好爽!   
喂!说真的,现在是北京时间0:25,3月21日,隔了两天继续给你回信,我最尊敬的大爷来到我家,喝多了。
    收到你的催复的来信,不行了,回头再聊。

                                        姜宇
                                        2000.3.21

闪亮的日子

September 21, 2007 @ 9:38 am
posted by Bolin

早上,迷迷糊糊的半醒着,发觉昨晚在梦里去了个什么地方,仔细的回想原来是棉花胡同里的中戏。不知道为什么会梦见那里,只是隐约的记得姜文坐在凳子上抽烟,神采奕奕的看着一本杂志。当时的天还很蔚蓝,校园里阳光温暖。
再后来就是彻底的清醒了,睁着眼躺在床上想起在大连读大学的那段时光,想起那座校园,想起他们。学习,生活,友情与爱情,这些都是叫人难忘的。
还依然记得高晓松的一张专辑《青春无悔》。他在专辑里这样回忆:老狼有一次在录音棚里哭了,哭的很真挚。录完音后高晓松和老狼聊天,问他为什么在录音棚里流下眼泪。老狼说他在唱歌的时候想起当时和女友在校园门口的树上刻下的字,想起那些日子。高晓松在那张专辑最后这样写:感谢朋友们,感谢你们还记得那些日子,感谢你们在录音棚里还能流下眼泪。
那些闪亮的日子也许真的就那么逝去了,曾经在那些日子里神采飞扬的我们在后来的岁月里或快乐或无奈的成长着。青春也许真的就那么逝去了,他们就站在过往的年华中,在我们驻足回望时依然为我们闪亮。

平静的说声再见吧

March 27, 2007 @ 2:54 pm
posted by Bolin
昨天终于拨通了一朋友的电话,聊了半天,我的耳朵里充满了她的倾诉和不满。她曾经充满希望的那一段感情,看起来不得不划上一个句号了。再没有什么了,如果有也是无望的。那个她曾经一起看电视,一起购物,一起入睡,甚至一起淋浴的男人,那个她曾经像孩子一样照顾的男人,现在却成了她要报复的对象。我真的没法再希望什么,只想她在这一切都消失之前还能平静的回望。
感情的事,太多时候是因为一个茫然而导致最终的悲剧。这也是我们现代人所要为之付出的代价。
但是无论怎样,感情来了,又走了,心里总是不能无悲的。就像Shin在他的日志里写的:“或许感情来得快去得也快,褪去了惊喜,平淡也许是我们结束的理由。”
我理解秋日里那一片飘落的凄凉,我只是不能明白,为什么沧海桑田之后,那些曾经捧在手心里的爱恋被丢失了,然后化作凋零的花瓣散落在那条永不回头的陌路。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March 24, 2007 @ 4:10 pm
posted by Bolin
我们就这样被生活里那些不经意的点滴感动着。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由五伯为了纪念一件爱却不能拥有的往事而写下的一首诗。遗憾的是,这段感人肺腑的文字却在网络上被错误的流传为泰戈尔的习作。面对这一现象,五伯的反应并不是心痛,而是一种超乎寻常的理解。他自己这样写道:“这样一首近乎于直白的诗—我甚至不认为它是诗,为什么会受到如此广泛的关注?我未曾深思,我直觉地感到这是一个网络时代的现象;设若没有网络的存在,它断不可能流传。那么又是网络的什么特质使其得到如此普遍的共鸣?是网络传输的便利与快捷吗?我以为不是。那么又是什么呢?
是思念,人同此心的思念。”
五伯这样解释这首诗的来历:“从起笔到完成,前后不超过半个小时,的确是一挥而就;我并不需要思考、推敲,只需原原本本地把自己的心情记录下来。只因为是心里的话,因而不费思量。起首的几句,以及结构和定势,我借用了张小娴的诗歌,但是这诗中的情感和苦痛,却是我自己切身的体会。我想对自己说,也告诉我思念中的一个人,无需说,无需求证,这世界上有一种情感叫做遥望。蜡炬成灰,死而后已,所谓爱是不能忘记的。这既是情爱的慰籍,也是人生的无奈。这首诗,写了生之无奈,爱之无望。事过经年,又到栀子花开满坡的季节;事过经年,多少良辰美景虚设。然而有些事无法放下,有些人不能忘记。当时的雨,当时的心境,依旧清晰可见。于是我写了这篇文章,纪念一件爱却不能拥有的往事。”  

我们生命中那些曾经的花儿还在开吗,她们如今都在那里呢。感谢她们曾陪我走过的那些岁月,感谢那些不曾被遗忘的快乐。物是人非,事过经年以后,为什么那些记忆还依然在心里柔软的角落散放清香。那些挥之不散,若隐若现的回忆总在一个不经意的时刻,让眼神变得黯然。在时光的洪流中,我们总会长大。在时光的洪流中,让我等待生命里最鲜艳的那一朵花儿。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作者:五伯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 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 爱到痴迷
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我不能说我爱你
而是 想你痛彻心脾
却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我不能说我想你
而是 彼此相爱
却不能够在一起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够在一起
而是明知道真爱无敌
却装作毫不在意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树与树的距离
而是 同根生长的树枝
却无法在风中相依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树枝无法相依
而是 相互了望的星星
却没有交汇的轨迹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星星之间的轨迹
而是 纵然轨迹交汇
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瞬间便无处寻觅
而是 尚未相遇
便注定无法相聚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是鱼与飞鸟的距离
一个在天,一个
却深潜海底

看上去很美

November 3, 2006 @ 1:27 am
posted by Bolin

“看上去很美”,由王朔监制,张元导演的影片,刚刚亲自过目了一遍。令我想起小时候在幼儿园的点点滴滴。因为年头实在太久,所能记住的当然不多,所以也只是点点滴滴。
显然,影片中的方枪枪是个很有个性的孩子,也正是因为他的个性,他才是影片的主角。不过电影终归还是电影,现实生活中的主角不是那么好当的。
幼儿园是所有曾经经历过那种生活的孩子们的第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里,一切都是纯白的,这种纯白是那些奔跑中的孩子们释放出的情感与天性。遗憾的是,那种纯白今天显然已不复存在,很多东西也已经变得好象只有看上去很美。就像我们曾经抑或今天依然憧憬的种种,现在已经遥远的叫人绝望。在这纯白消逝已久的今天,我们似乎已经掌握了一种不言而喻的方法而用其去面对现实。
我想,我们还有许多疑问得不到回答。不过有时候疑问可能并不代表不知道答案,或许只是一种感慨罢了。

阳光灿烂的日子

August 20, 2006 @ 12:43 pm
posted by Bolin

   刚刚又看了遍在网上下载的“阳光灿烂的日子”,虽然没有生在影片里的那个年代,但是里面的一些细节,隐隐约约有些熟悉。蔚蓝的天空下,你,他们纯真的笑,还有看着一个背影去追逐的心情。
   我想,那个年代里的人们应该比我们可爱许多。一个简单的房间,空气里散着的让人晕眩的烟雾和从窗口射进来的阳光,那一刻,你记不记得,其实都一样美丽。
   如今,再也没有露天的电影院了,我们再不能在空旷的场地上,在有温柔的风吹的午后看那些古老的电影。阳光般灿烂的日子永远的一去不复返了,也不知道是他们把我,还是我把他们抛在了后面,可以想起,却怎么也追赶不上。